新闻中心

    News Center

    中国门窗史

    2016/4/9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玖玖商贸  浏览次数:279


    中国古代门窗

    本文选编自中国当代大收藏家、北京观复博物馆馆主马未都先生的同名著作


    一、门窗与建筑的关系
    古人营造房屋,考虑到门窗功能时,实用为先。门为出入用,按一般理解,一指出入口,二指出入口上用作开关的设备。《说文》解释:"闻也,从二户,象形"。窗为通风用,一般理解为设在房屋顶上或壁上用以透光通风的口子,大多为窗扇。《说文》分得很清楚:"在墙曰牖,在屋曰囱,象形"。

    以上仅为门窗的原始功能。
    中国人的起居方式历史上发生过根本变化。席地坐和垂足坐是人类起居方式两种基本形态。席地坐以日本、印度为代表,而欧洲人则一直垂足坐。坐的形式决定了起居方式。两大起居体系是研究人类生活的基础点。中国古人由席地坐过渡到垂足坐,隋唐时期是其分界线。
    商周至秦汉时期,席与筵是最重要的家具。它承载了卧、坐、撑等多种功能。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是席地而坐,尽管战国以后出现了床,但高也不过20余厘米。早期的这种生活方式给后世带来的影响非常深远,至今几乎与席筵二字相关的词组都没能摆脱它的本意。比如"筵席",专指宴饮时陈设的座位,由此可见,席地而坐的古人把席筵又当作坐具(凳)又当承具(桌);又比如"席位"、"主席"等,都表明了席地坐的起居方式给中国人影响之深。
    魏晋以后,佛教的传入以及西北游牧民族的内迁,使国人注意到他们的起居方式——垂足而坐。胡床和椅的出现,提高了国人的视野。家具的分工开始明确,高型家具兴起,随之而来的居室空间逐渐增高。到了隋唐,家具彻底变革,席地坐的起居方式渐渐剩下残留形式,而垂足坐的起居方式开始主导了中国人的生活。这时的家具、庋具(柜箱类)迅速增加,至宋,家具形制大大发展,坐具(椅凳类)、卧具(床榻类)、承具(桌案类)、庋具(柜架类)等主要家居品种与今天的家具无本质区别,基本定型。
    中国人起居方式的演变,导致建筑空间的演变。尤其建筑实体空间,由于增高而显得宽阔敞亮,内檐装修也与生产力的发展同步讲究起来,强调功能与美观。这些均与建筑有关。
    秦汉时期的官制建筑高大,但门窗较小,尤其窗的形式以横窗、方窗为主,通风重于采光。汉与春秋战国时期一样,脱履制度严格,入室须席地而坐,故床榻处为待客中心。秦汉时门窗功能不发达,屋内就需要幔帐遮挡,以避风寒,遮挡视线。这种屋内的功能性的装饰,在汉朝十分普遍。《汉书•高帝纪下》中有名句"夫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",形象生动,致使"运筹帷幄"一词成为成语,至今仍在使用。
    魏晋时期,中国再度处于分裂局面,政治上的混乱,使士大夫们索性远离政治,倜傥风流,追求自由解放,放肆热情。这时期的艺术精神体现在各个方面。著名的竹林七贤就是这个时期的活跃人物。他们追求生活节奏的舒缓,体味生活内容的细腻,以牛车代步的魏晋人,与骑马驰骋疆场的汉朝人,内心世界里有着天壤之别。
    魏晋士大夫审美矫情,讲究从容欣赏景观,体会细微的内心感受。陶渊明(365—427年)的"方宅十余亩,草屋八九间"的知足常乐,"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"的怡然自得,代表着这一阶层的生活状态。中国古代建筑在这一时期悄悄地发生了变化。
    大面积的直棂窗魏晋时期开始出现,并悬挂竹帘,这种建筑上的更新,把人的视线由室内引向室外;又由于窗与帘的若有若无的隔离,使得室内观景朦胧有致,满足了士大夫玄虚自许的心态。魏晋士大夫的逃避现实、归隐山林的隐逸观,形成对自然景观和人造景观的迷恋,对中国古典园林影响深远。

    下一篇: 没有了!